首页 > 副业项目文章正文

拼杀在都市的小镇“后浪”:曾做三份兼职,曾背百万债务

副业项目 2020-08-12 19:00:24 副业赚钱

拼杀在都市的小镇“后浪”:曾做三份兼职,曾背百万债务

当她拿到了一份兼职的工资,会开心地请室友们吃甜点,钱揣在兜里没焐热,就要去还一个朋友的花呗,并在等待下一份兼职工资到账中节衣缩食地度日。当然,也有一些时候,钱没赚够,只能拆东墙补西墙,借下个月还这个月。远方的父母赚到了钱也会给她贴补,这时,她的生活品质就会有短暂提升。常常窝在被子里看美妆短视频的她,终于能买买喜欢的口红。也有时候,爸爸会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她,“你还有没有钱?爸爸最近手头有点紧,可不可以借你一点……”

她不屑于别人说她“真能吃苦”这样的夸奖,“没有人想选择这样的生活。但是事情发生了,你只能去解决它。我的想法就是,A,我去兼职;B,我再兼一份职;那AB都选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我只是该干嘛就去干嘛。”

一年半的时间,宇娜父母挣了近30万,加上以前的积蓄和借款,基本还完了劳工工资,准备撤回老家。宇娜想想为什么父母能这么快赚到钱,是因为自己的勤奋和他们比根本不值一提。家里的包装厂像个废弃仓库,除了爸妈,只有两个老妈子帮工。爸爸承担了厂里最重的活计,妈妈是厂里最勤劳的女工。有一次,爸爸将原材料运回仓库,为了省钱,没有请搬运工,独自将沉重的木板拖下车。一个没留心,猛得摔倒在地,当场晕了过去。救护车开到医院后,妈妈颤抖着声音对宇娜说,好担心爸爸半身不遂。医生的诊断是腿骨断裂,要求必须卧床静养一段时间。第二天,工厂继续运转,爸爸拄着拐杖出现在作业现场。

远方的隔阂

宇娜换了离公司更近的房子,押一付三后沮丧地对追她的男生说,手里可支配的钱只有两三千了。男生讶异地问,你工作这么久怎么能没有存款呢?宇娜有些错愕,不禁反问,没有存款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吗?

她一直觉得存钱不在自己这个阶段的考虑范围内,19年年中才刚刚把借同学的花呗还完,靠存款买房堪比赤手摘星,不如让现时的生活过得稍微好些。

2020年1月,想想过年回家这事儿,想,也不想。宇娜记忆里的家乡,起起伏伏,依山傍水,一条小河贯穿全城。1路公交车缓缓行进,去哪儿都不算方便,但路走得安心。如今,最高层建筑已经拔到30多层,商业区四处林立,原本大城市才有的影视购物城也纳入了建设规划。“我生活20年的地方,现在要开导航。”

同班同学的富足或安心,好像都离她很远了。有男生卖家乡工艺品创业成功,兴奋地谈论着自己和千万老板的饭局,有闺蜜考上了法院,现在已经升了法官,有同学考上了市区的公务员,清闲又稳定。他们都有房——买的房或父母的房。但宇娜还是喜欢魔都不那么安稳的工作,和虽然是出租、但可以布置得很漂亮的小窝。

班委组织的大型同学聚会,她时常会觉得尴尬。有的同学夸赞她衣服好看,问她是什么牌子,她回答是优衣库,立即引来同学的羡慕,“哇,你看在上海的人才能穿优衣库。”宇娜苦笑了一下,她很想告诉同学,“优衣库的T恤打折时才四十几块,穿打折优衣库对于一般大学生是可以的,但是对已经工作的我来说是不算好的。”

班级微信群里,她是为数不多的活跃分子,婚恋是常聊常high的话题。有次,有个男同学@她,“宇娜,你很好嫁哦,因为你有个弟弟。”宇娜尴尬地附和着,心里冷笑了一下,“难道我好嫁只是因为有个弟弟?”

宇娜生活的县城,很多家长有着根深蒂固的婚育观:对象可以换,老祖先的根基不能断。二胎政策落地前,如果家里只有一个女儿,往往要找个可以“联姻”的男生,生下来的孩子随女生姓,入女生家的族谱。政策落地后,就要提前立好规矩,一胎跟谁姓,二胎跟谁姓,两家先挑好,不保险可以去公证处公证。妈妈时常和宇娜絮叨着,你看你多好,有个弟弟,要不然也得去联姻呢!

宇娜读大学时,表姐有了心仪的对象,那时二胎政策还未开放,表姐是方家独生女,对象是吴家独生子,不能“联姻”,分分合合好多次。表姐深夜痛哭流涕时,宇娜就睡在她旁边,沉默地陪着表姐,想着这事根本无解,所以无从安慰的。

宇娜想,像表姐一样的年轻人,铁了心想留在家乡工作,是不可能私奔去开始一场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的。表姐的母亲曾经哭着对女儿说,是她没办法再生一个男孩,才让女儿承担了这一切。表姐面对落泪的母亲,再也讲不出任何“叛逆”的话。

时间果然能带来魔法,二胎政策开放了,一段被放置近十年的婚姻终于提上了日程,坚决不让步的两家人也坐到了一起,讨论着选头胎还是二胎。表姐很快结了婚,怀了孕,辞了工作养胎,因为在两个孩子落地前,她没办法规划职业发展。等到能查出胎儿性别的月份,两家父母便带着表姐去确认,巧了,竟然是双胞胎男孩。

去年春节,宇娜回家,吴家和方家像从前的争吵从未发生过一样,一家抱着一个可爱的娃娃,方家男孩取名方吴,吴家男孩取名吴方,各自入各自的族谱。表姐再也不会深夜痛哭,她的脸上溢满了掩饰不住的幸福神色。每个人都看起来无比幸福,而宇娜还是在这样和乐的氛围中感到一丝悲伤。

“你看你表姐,现在可真好啊,真好。”每次从表姐家回来,宇娜妈妈都像被幸福传染了一样,眉飞色舞地向宇娜形容着表姐的近况。宇娜虽然反感弟弟给她带来了别人印象中的“婚姻便利”,但也不得不庆幸,自己有个弟弟还真是很好。

“亲情是有压力的,就像一座山压在你的身上,哪怕你知道这座山不科学,你也只能接受,只能被压。”宇娜叹气,“我想,结婚是一件好事,遇到合适的当然好,但如果我能一直维持在上海生活的现状,上班下班回家看剧,它对我来说也就不是必要的。可惜时间不会停,有些任务是时间压给你的。”

疏离与独居

宇娜的朋友告诉她,有次她在老家的街头习惯性地拿出一支烟来抽,经过的几个人都侧目盯了她一眼,嘴里咕咕哝哝着什么。“我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仿佛在说,一个姑娘家竟然在抽烟?我在上海的大街上抽烟,没人看我。”朋友说。这件事宇娜记了很久,她特别理解这样的感受,“上海既包容又有一种疏离感,但我喜欢这种疏离感。”

标签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 拼杀在都市的小镇“后浪”:曾做三份兼职,曾背百万债务

本文永久链接地址: http://www.fuyeweb.com/xiangmu/12488.html

郑重声明:
本站所有内容均由互联网收集整理、网友上传,并且以研究交流为目的,仅供大家参考、学习,不存在任何商业目的与商业用途。
若您需要商业运营或用于其他商业活动,请您购买正版授权并合法使用。 我们不承担任何技术及版权问题,且不对任何资源负法律责任。
如无法链接失效或侵犯版权,请点击底部联系我们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副业网   大学生兼职网

©2013-2020 副业网——人气领跑手机网上副业门户平台 版权所有.联系我们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整理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。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!本站文章全免费,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,只提倡免费赚钱,不提倡投资。谢谢支持!